第七十一章 不敢跳


白灵山山脚,当晶壁上面的画面凝滞在一道流光箭矢射穿了师箜左臂那一幕上面时,所有的喧哗声都是凝滞了。

无数人渐渐的睁大了眼睛,脸庞上写满了惊恐与不可思议。

他们无法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

那之前占据着绝对上风的师箜,突然间被李洛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大弓,直接给射爆了…

这一幕,简直就有点魔幻了。

亭内的蔡薇与颜灵卿红润小嘴也是在此时一点点的睁开,最后闭上眼睛又睁开,咦,画面没错啊,那师箜真的被射爆了。

“这是什么情况?”蔡薇有点茫然的道。

片刻前她还在为不断败退的李洛忐忑担忧,可这短短数分钟后,那师箜就躺在地上惨叫哀嚎。

这前后转变太大,即便以蔡薇的心胸宽阔都是有点接受不能。

颜灵卿贝齿咬了咬红唇,斟酌道:“如果没看错的话,李洛似乎把师箜打赢了。”

蔡薇轻轻的靠在椅背上,旋即那娇媚动人的鹅蛋俏脸上有着一抹笑容绽放出来,轻笑道:“以后,还有谁敢说少府主只是洛岚府的吉祥物?”

虽说来到天蜀郡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但蔡薇也算是尽职尽责的在照顾李洛,而李洛的性情也很讨她的喜欢,所以她是真的在将他当做自家弟弟一般的来对待。

而身为洛岚府在天蜀郡的大管家,蔡薇清楚老宅内大大小小动静的自然也知晓李洛平常的修行有多么的刻苦。

除了在消耗灵水奇光这一点简直是无底洞的坏处外,蔡薇觉得李洛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少府主。

所以,当眼下在见到李洛展现出了一场奇迹时,她由衷的感到欢喜与欣慰。

以后,这洛岚府中的某些人,应该不至于再将李洛给忽视了。

颜灵卿轻轻点头,李洛今日的表现,足以让人震惊,显然,这位少府主往日里,一直在藏拙。

“这位少府主,跟他的爹娘性格还真是不太一样。”颜灵卿说道。

那两位当年横压大夏国整整一代人,是何等的璀璨夺目,而李洛跟那两位比起来,就显得低调了太多,如果是不懂的外人,说不得会以为姜青娥才会是那两位的血脉,李洛是捡来的…

“空相的问题,对少府主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所以之后即便解决了空相的问题,他也不太想将自己彻底的暴露在所有的目光下,所以他喜欢低调,给自己准备许多的底牌增强安全感,按照他所说,就是偷偷发育,不要浪。”蔡薇道。

“我在想,这一次大考,如果不是那师箜,宋云峰咄咄逼人,我估计恐怕少府主只想夺个前十就罢手的。”

颜灵卿螓首微点,以李洛的性格,还真是有这个可能,因为在他看来,只要能够进圣玄星学府就行了,至于是不是第一,那其实并不太重要。

“而我觉得,这样的性格,未必就不好。”蔡薇轻笑着点评道。

颜灵卿白了她一眼,道:“你对李洛也太好了一点。”

“这么帅的少府主,可不好遇见呢。”蔡薇娇声笑道。

“哈哈哈!”

当蔡薇与颜灵卿那里娇声欢语的时候,在那主亭中,老院长却是直接发出了大笑声,笑声将主亭都震得在颤抖,引来其他亭阁中都有人将目光投射而来。

“哈哈,不愧是李太玄,澹台岚的儿子,虎父无犬子啊!”

老院长满面红光,此前的阴沉宛如变脸般消失得干干净净,然后他用力的拍着桌子,对着一旁的师总督道:“看见没有,这就是我南风学府的底蕴!”

师总督面无表情的低头喝茶,只是那茶水倒映出来的双目中,充斥着震怒。

他完全没想到局面会突然间变成这样。

那个李洛,明明都已经要落败了,偏偏突然间爆发,一箭击败了师箜。

一想到多年谋划,就在这一箭之下破碎,即便是师总督疯狂的压制怒气,但还是忍耐不住,猛的一掌捏碎了茶杯,沉声道:“就不能安静点吗?”

“安静你个仙人板板!”

老院长脾气比他还火暴,直接破口大骂:“你算哪根葱?还能管得住老子的嘴?”

师总督面色铁青,惊人的相力陡然间自他体内爆发开来,隐约间,似是有青色大蟒若隐若现,散发着凶威。

那是下七品的青蟒相!

“嚯,你这是还想跟老子动手不成?早就忍你很久了!”然而老院长见状,却是不怒反笑,赤红相力升腾起来,相力光芒中,有赤红之兽浮现,四蹄仿佛是踏着岩浆之火。

下七品,吞炎猩。

两位天罡将阶的强者火力全开,强横的相力鼓动间,这间石亭都开始不堪重负,有些裂纹出现。

那一旁的安烈导师连忙出声阻拦:“两位,此时尚在大考之中,你们如果在这里影响到了大考,来年圣玄星学府或许会减少给予天蜀郡的录取名额!”

此言一出,老院长顿时偃旗息鼓,相力尽数的收敛,冷哼一声。

师总督见状,也是只能收了相力,面色阴沉的坐了回去。

安烈导师摇了摇头,没有继续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而是将目光投向那晶壁上面的画面,那里,师箜被一箭射穿了左臂,显然是被重创,接下来将会战力全失。

可以说,结局已定。

只是这个结果,之前没有一个人预料到。

“都说这洛岚府的少府主是个毫无潜力的人,如今来看,流言害人啊。”

废墟中。

师箜还在倒地哀嚎,手臂处鲜血如喷泉般的流淌出来,而暗处一道道目光望着这一幕,暗自吸着凉气,仿佛试图将这附近的冷气都吸光一般。

因为不这样,无法表达出此时他们内心的震撼。

而在不远处,那被断枪插在墙壁上的宋云峰也是呆呆的望着这一幕,最终不断的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

他无法相信,李洛竟然打败了师箜!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啊,要知道师箜可是九印相力,拥有上七品雷相!战斗力凶悍到可怕,放眼这天蜀郡,也就只有吕清儿能够对他造成威胁。

可现在,却被李洛射爆了。

这一刻,宋云峰感觉到了浓浓的恶意,如果不是因为师箜的身份,他甚至都要破口大骂,你他妈是收钱打假赛的吧?!

因为不是经历者,所以他非常不明白,为什么李洛那看似简单的一箭,竟然能够将师箜摧毁成这个样子。

然而,不论他怎么不明白,对于现实都没有半点的影响。

李洛站在爬满了蔓藤的石柱上,神色平淡的望着那倒在血泊中的师箜,他没有其他任何的动作,仿佛是在欣赏着师箜此时的惨况。

甚至他还有些慵懒的在石柱顶部坐了下来,一手抓着蓝银大弓,一手垂下,目光冷漠无比的注视着师箜。

这幅如魔王般的气势,让得那些在暗处窥视的其他学员心头发寒,甚至不敢发出声音引来李洛的注意。

这片区域中,所有的人,都是屏息静气。

直到十数分钟后,一道破风声将诡异的安静所打破,只见得吕清儿急速的赶来,她牵着一根绳子,绳子后面捆着三道狼狈异常的人影,正是项梁,宗赋,池苏三人。

显然,她打败了他们。

而当吕清儿急忙赶到此处时,第一眼就见到被钉在断墙上的宋云峰,心头当即就是一震。

她继续向前,穿过残破的废墟小巷,然后脚步就渐渐的变慢了下来。

因为在前方,出现了一片血泊,血泊中,师箜捂着手臂,气若游丝的模样,仿佛即将挂掉。

吕清儿俏脸上渐渐的有震惊之色浮现。

她后面的项梁,池苏,宗赋三人更是目光呆滞。

吕清儿抬头,看向了前方那石柱上面坐着的李洛,此时的后者神色冷漠,气势强盛到连她都感觉到一丝心悸。

她缓缓的来到石柱下面,仰头望着那道人影,一如当年初入南风学府时,仰望着那时的李洛一般。

“你没事吧?”她轻声问道。

李洛缓缓低头,看着吕清儿,然后后者就见到他整个身体仿佛都是松了下来,同时有如释重负的声音传来。

“你终于来了…”

“快,把我接下去,我相力空了,不敢跳。”

吕清儿呆了。

旋即好气又好笑,感情你在上面摆了半天的架势,只是因为相力空了啊?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万相之王 第七十一章 不敢跳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