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抉择


房间中,安静无声。

漆黑水晶球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光芒映照着李洛阴晴不定的面庞,显得有些诡异。

现在的他,无疑是陷入到了一场极为艰难的抉择之中。

体内的空相,在他爹娘的倾尽全力下,倒是突然给予了他极大的希望与曙光,只是让他有些没想到的是,这个希望,竟然需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仅剩五年的寿命。

如果五年时间,他不能踏入封侯境,进化自身生命形态,那么他的寿命就将会彻彻底底的终结。

五年封侯?

现在的他十七岁,五年后,也就是二十二岁…在李洛的所知中,这大夏国的历史中,似乎还没有出现过这么年轻的封侯者。

这是需要何等的天赋,机缘与努力,方才能够创造这种奇迹?

李洛不知道…所以这一刻,他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笼罩而来,让人有些难以呼吸。

如今的他,可以继续选择平庸下去,爹娘留下的洛岚府,也算是一份不小的基业,就算他无法掌控,可若是他愿意退让许多的话,凭此当一个富贵闲人的确是不成问题。

而若是选择了这后天之相的道路,那就必须时刻保持紧绷,他必须争分夺秒,竭尽全力的压榨自己的每一丝潜力,然后与天相搏,博取那格外艰难的一线生机。

两者,应该怎么去选择?

李洛缓缓闭上眼睛,心绪翻涌。

这一刻,他想到了许多,他想到了学府中那些异样的眼光,他们喜欢说着虎父犬子的话语,说着为何那么优秀的父母,孩子为什么却有这么多的水分?

他也想到了那一对纯粹而美丽的金色眼瞳,对于姜青娥,他的内心深处,自然也是带着几分喜欢与向往的,这一点李洛并不否认,毕竟正如他所说,姜青娥的优秀,本就是对同龄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可并不丢人,人之常情而已。

其实从小的时候,李洛就与姜青娥在很多的方面上较劲着,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李洛大概率是输多赢少,而这种较劲,在持续到两人逐渐的长大后,倒是渐渐的变少了。

特别是当相宫开启的那一刻,李洛知道双方的差距在被拉大。

而姜青娥也是在那个时候起,很少再与他在这上面比较过什么。

而这些年的遭遇,令得李洛仿佛变得平和了许多,然而只有李洛自己知道,他的内心深处,是蕴含着何等强烈的好胜之心。

与姜青娥的那一场交易,未必不是他对自己的一场逼迫。

按照正常的情况,他想要追赶上已经甩下他一大截的姜青娥,应该是难如登天,然而现在…倒是有了一点希望。

这点希望,他要放弃吗?

答案是…不可能!

李洛陡然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锋利。

他盯着面前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光影,轻声道:“老爹,老娘,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个野心,虽然这个野心别人看来会有些可笑与不自量力…”

“我不仅想要追赶上青娥姐,而且还想要超越她,甚至不止是她,我还想…超越您们。”

他咧嘴一笑,露出白牙:“我想要以后,别人看见我时,不会说这是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儿子…而想让他们在看见您们的时候说…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李洛的爹娘啊。”

李洛低笑着,道:“老爹老娘,我很感谢您们在我十七岁生日这一天,送给我这么一份礼物。”

“您们放心吧,我不会让您们失望的,不就是五年封侯么…好,这个挑战,我李洛,接了!”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李洛的眼神也是变得决然起来,旋即他再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是伸出手掌,径直的按在了那黑色水晶球上。

嗤!

水晶球顿时有了剧烈的反应,这一刻,李洛感觉到掌心传来了剧痛,仿佛是有着无数长针刺入了掌心中。

再然后,黑色水晶球开始在此时缓缓的分裂,而在其内部最深处,静静的躺着两物。

一物是一枚黑色玉简,若是所料不差,其中应该记载着那所谓的“小无相神锻术”。

而另外一物,则是一道奇特之物,它仿佛是一道液体,又仿佛是某种虚幻的光流,它呈现蔚蓝色彩,而那蓝色中,又折射着细微的神圣之光。

李洛的目光,死死的停留在那似液体又似光流般的神秘之物。

他知道,这就是能够改变他命运的东西…他的爹娘费尽心血炼制而出的一道后天之相。

而且他也能够感觉到,当他第一眼看见此物时,就生出了一种源自灵魂深处般的契合感。

仿佛此物,本就是由他体内而生一般。

看来正如爹娘所说,这一道后天之相,本就是以他的灵魂与精血锤锻而成,两者间自然是无比的契合。

“唉…”

而当李洛目光痴迷的盯着那一道神秘的“后天之相”时,一道蕴含着复杂情感的叹息声,轻轻的响起。

李洛抬头,便是见到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光影再度灵动起来,他们的面色,都是显露出了一些复杂。

“小洛,看来你还是做出了选择。”李太玄缓缓的道。

“身为你的父亲,你的这种选择,虽然让我有些心疼,但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这让我感到欣慰与自豪。”

“你此后的路,虽然充斥着艰难险阻,可我李太玄的儿子,又怎会惧怕这些?”

一旁的澹台岚,眼眸中似是有着水花闪烁,想来在留下这道影像时,她想到李洛做出这种选择,就感到极为的难受吧,毕竟身为一个母亲,她很难接受自己的孩子未来只剩下了五年的寿命。

不过她并没有劝阻,因为她也知道,这种选择只能由李洛自己来做,而既然他做出了选择,那她就只会全力的去支持他,相信他。

“小洛…既然你做了选择,那就由娘来为你说说这道我们为你炼制的后天之相吧。”

听到澹台岚此话,李洛精神也是一振。

“这道后天之相,你爹与我经过了无数次的试验与尝试,才从无数材料中找到了最契合之物,最终炼成。”

“此相为四品,乃是以水相为主,光明相为辅。”

李洛闻言,顿时愣了愣,旋即苦笑道:“这…怎么会是个水相?”

元素相中,虽然并没有高低之分,但若是要论起攻击力,破坏力,那自然是要以火,雷,金等等相性最强,而水相在诸多相性中,则是偏向于温润柔和的那一种,这种相性,显然偏软一点。

他显然没想到,爹娘为他炼制的第一道后天之相,竟然会是这种相性。

“呵呵,小洛,是不是觉得水相柔弱,不符合你心中所想?你可不要小瞧了水相,水相或许攻击破坏稍弱,可其绵长雄浑之意,却要胜过其他诸相,只要你能发挥出水相的优势,它并不会比任何相弱。”

“而且…你的水相,可并不普通,因为其中还有着光明相为辅,水与光明的结合,如果你能够好好开发,最终的效果,恐怕会出乎你的意料。”

“当然,最终你爹与娘会为你将第一道相定为水与光明,还有另外两个极为重要的原因。”

“你在融合了这第一道后天之相后,你将会损失大量的精血,寿命的折损,也会给你带来极大的创伤,而水相温润,修炼而来的水相之力也能够滋润你受创的身躯,为你迅速的恢复。”

李洛这才恍然,原来如此,如果要论起滋润修复伤势,那水相与光明相,的确是此中翘楚。

“那第二个原因呢?”李洛心中有些好奇的想着。

他的疑问并未等待太久,李太玄笑道:“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希望你能够成为一名淬相师,来辅助自身未来的修行。”

“你可记得淬相师的基本条件?”

李洛愣了愣,旋即不由的回道:“淬相师的基本条件是自身拥有…水相或者光明相?”

相性大行其道,自然也衍生出了许多的辅助职业,淬相师便是其中的一种,其能力就是炼制出诸多能够淬炼提升相性品质的灵水奇光。

此外还有炼丹师,只不过这就需要木相,火相之类的相性。

还有相具师,打造各种相具,这就需要金相,火相,土相之类的相性。

淬相师与炼丹师有些相似,但本质的区别是,淬相师只能提升相性品质,而炼丹师炼制出来的丹药,大多都是提升相力。

水相与光明相皆是拥有着净化之效,所以它们是成为淬相师的基本与必要条件。

“不过为啥要成为淬相师?”李洛有些疑惑。

可不待他问出来,李太玄的声音就已经响起来:“因为你拥有着空相,能够无限制的淬炼自身相性品质,如果你成为了淬相师,往后对此就会有更深的了解,到时候也更有可能,将自身之相,趋于完美。”

“另外,其他的淬相师,大概率自身都只拥有着水相或者光明相之一,而你却是水相为主,光明相为辅,两种净化之力互相配合,说实在的,有这种条件,你如果不成为一名淬相师的话,那就真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你所炼制出来的灵水奇光,恐怕品质会远胜其他的淬相师。”

澹台岚掩嘴轻笑:“小洛,这也算是爹娘为你留的一条后路,如果洛岚府被你玩破产了,最起码有一技傍身,去哪里都不会吃亏。”

李洛张了张嘴,最终只能挠了挠头,他还能说什么,只能说还是老爹老娘老谋深算吧,他们为他所设想的职业,算是将这第一道后天之相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不过小洛,这第一道后天之相,只是入门,所以爹娘能够用你的灵魂与精血帮你锻造而出,可第二道与第三道却更为的高深与复杂…所以只能依靠你自己去摸索。”

“爹娘建议当你的实力踏入相师境时,再去考虑锻造第二道后天之相,具体的一些锻造思路,在那玉简中我们留下过一些经验,你可以作为参考。”

“这份玉简内的“小无相神锻术”,只能锻造第二相,而至于第三相的神锻术,则是被我们放置在王城,具体信息玉简内都有,你到时候看时机到了,再去王城取了便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洛发现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光影突然开始变得黯淡起来,这令得他神色一紧,心中明白,这次的交流怕是要结束了。

“老爹,老娘…”

李洛忍不住的伸出手,抓向了光影,但却是穿透了过去。

而李太玄与澹台岚则是低头望着他,那眼神中,充斥着慈和与宠爱之意。

“小洛,这一次可能就要到此结束了…”

“爹和娘都相信,既然你选了这一条道路,必然会成功的走出那五年绝境。”

“爹娘都知道你担心我们,不过放心吧,在没有再见到你之前,我们可舍不得出什么事。”

“最后,小洛,你要记住,不管你有多么的担心我们,在你未曾封侯前,都不可来找寻我们。”

光影不断的黯淡,最后终于是彻底的消失,房间之内,再度恢复了安静与昏暗。

李洛则是坐在黑色水晶球面前,他眼睛通红,但最终他没有落泪,只是搽了搽眼睛,轻声道:“爹,娘…谢谢您们为我所做的一切。”

“请您们等着吧…等以后再次相见时,我一定会让你们为我感到震撼与自豪。”

渐渐的收起了心中翻涌的情绪,李洛先是伸手将水晶球内那黑色玉简收起,然后目光就投向了另外那一道闪烁着蔚蓝与神圣之光的奇物。

“从今天开始…”

“我也是拥有着相性的人了。”

李洛眼瞳中,在此时有着炽热涌动起来,旋即他再不犹豫,直接伸出手掌,猛的抓向了那一道后天之相。

嗤!

在接触的霎那,首先是一道冰凉之感自掌心涌来,紧接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剧痛直接在李洛的体内骤然爆发。

那股剧痛之强烈,瞬间淹没了李洛的理智,眼前陡然一黑,整个人便是缓缓的瘫倒了下去。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万相之王 第七章 抉择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