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战都泽北轩


锵!

都泽北轩抽出了背后的重戟,他模样看上去有些yīn柔,可这所使用的武器,却是有些蛮横的霸气。

强悍的相力自都泽北轩身躯上流转升腾,他的相力呈现深蓝sè彩,光芒散发间,隐隐的似是在都泽北轩身后形成了模糊的光影。

仿佛是一头巨鲲。

澜鲲相,是万兽相的一种,传闻此兽拥有着恐怖巨力,在那汪洋中翻转身躯,就能够引起滔天巨浪,摧毁一切。

而且这种万兽相,也能够操控天地间的水能量,从某种意义来说,倒是与水相有些相似,只不过无法做到单纯水相那般的纯粹,比如说这种澜鲲相无法炼制灵水奇光。

但它也有着属于它的优势,那就是会增幅其主的肉身力量,这再配合自身的相力,无疑是会有着强悍的战斗力。

“下八品相,果真是气势不弱。”

李洛望着这一幕,同样是一声感叹,按照他自身的评估,在战斗力这方面,他的六品水光相,丝毫不比上七品相弱,可比起下八品相,可能还是差一点。

锵!

感叹之间,李洛已是拔出双刀,相力涌动,其身影陡然暴射而出,竟是直接采取了主动进攻。

嗡!

加强版水芒术运转,刀刃之上,水相之力高速流转,切割空气时发出了异声。

“滚!”

面对着采取主动进攻的李洛,都泽北轩一声冷笑,手中重戟轰然舞动,一股惊人的巨力爆发,竟是带着刺耳的音爆之声。

铛!

刀锋与重戟相撞,狂暴气浪滚动,卷起满地草叶。

李洛身影一震,倒射而退,同时单手卷起如炮筒般的放在嘴边:“噗!噗!噗!”

一颗颗尖锐的水矢如暴雨般的喷射而出,射向那追击而来的都泽北轩。

都泽北轩手中重戟一挥,形成了淡淡的水幕,将那些水矢尽数的抵御下来,同时曲掌成爪,对着李洛抓去。

“吞!”

伴随着都泽北轩的暴喝声,其掌心间有相力汇聚,竟是爆发着一股吸力,那股吸力将李洛的身影扯得一动,就要对着前者所在的方向投去。

这是澜鲲相的吞吐之力,传闻澜鲲于汪洋中,巨口吞吐,便可形成万丈漩涡,绞灭一切。

李洛眉头微挑,他的脚掌踩在地面上,隐隐有着土黄sè的光芒流转,整个人仿佛是钉在了大地上。

任由那吸力狂涌,都是纹丝不动。

这是他悄悄运转了土相之力。

都泽北轩见到竟然没能吸动李洛的身影,也是有些惊诧,旋即他脚掌踏出,脚下似是形成水光,其身影急速的滑射而出。

他出现在了李洛前方,眼中寒光涌现,重戟如水龙般咆哮而出。

“高阶相术,浪奔流!”

重戟挥出,仿佛是裹挟着涛浪滚滚,这再配合都泽北轩的巨力,这一击,格外凶悍。

李洛手掌一抬,水光魔镜施展而出,宛如光镜般立于面前。

砰!

重戟落下,水镜破碎,那都泽北轩身躯猛的一震,那股反弹之力让得他有些措手不及,但他同样是显露出了强悍实力,只见他一声咆哮,身躯上相力涌动,竟是将那水光魔镜反弹而来的力量尽数的化解。

同时重戟依旧对着李洛胸前捅去。

李洛双刀架上,带起连绵刀光,与其相碰。

铛铛铛!

金铁声响起,李洛身影不断的被震退,而那都泽北轩得势不饶人,戟锋化为道道枪影,狠狠的洞穿而来。

咄咄逼人。

双方电光火石间,就交手了数十回合。

不过都是李洛退,都泽北轩不断逼进。

此时都泽北轩那下八品相,上重花种境的优势显露得淋漓尽致。

“李洛,你不是很能叫嚣的吗?你再狂给我看看啊!”都泽北轩攻势凌厉,步步紧逼,同时言语攻心。

“李洛,今天我就要踩在你的脸上,看看你究竟能奈…”

“哎呀,卧槽!”

他话音还没说完,脚掌落下处的地面,突然变得极其柔软下来,仿佛是一片泥沼,整个人重心不稳,直接是前扑了下去。

李洛笑着,直接一脚踹了出去,在都泽北轩脸庞上留下了一个大脚印。

而当他又打算补刀时,那都泽北轩一声怒吼,惊人相力爆发,锋利戟锋横扫而来,逼得李洛身影滑射而退。

都泽北轩脸sèyīn沉的站起身子,他望着脚下这片土地,不知何时,这里竟是变成了一片泥沼。

“是你用水相之力融入地面,将这里化为了泥沼?不对,你的水相之力怎么能做到这一步?”都泽北轩yīn沉的说道。

水相之力融入大地,倒的确是能够将一片地面化为泥沼,但那所需要的水相之力相当不菲,以现在李洛的能力,应该不可能办到才对。

李洛笑了笑,含蓄的道:“关你屁事?”

他能够做到这一点,当然不止是水相之力,而是其中还蕴含着土相之力,两者协作,才能够做到。

不过效果也不算太大,只是让得这都泽北轩狼狈了一些而已。

都泽北轩搽去脸上的脚印,眼神yīn冷的盯着李洛,而这一刻李洛能够感觉到,他体内涌出来的相力,变得更为的狂暴了。

显然,李洛这一脚,激怒了他。

砰!

都泽北轩手中的重戟插在了面前,他双手结印,只见得一波波强悍的相力如同涨潮一般,不断的从他体内扩散出来。

在这种相力涨动间,只见得都泽北轩的皮肤,都是渐渐的泛上了湛蓝光泽,皮肤显得有些粗糙,五指却是变得宽大起来,整个人仿佛都是膨胀了一圈。

一股凶威若有若无的散发出来。

都泽北轩眼神森寒的盯着李洛,有寒声自牙缝间吐露而出。

“虎将术,肉身加持!”

呜呜!

小森林中,有狂风呼啸。

宛如是风刃横扫而过,一棵棵碗口粗壮的大树直接是被拦腰斩断。

满地狼藉。

赵阔,宗赋等人狼狈的躺倒在地,面sè惨白,眼神有些惊惧的望着那场中屹立的持枪少女,后者眼神睥睨的盯着他们。

“这点实力,还想弄我?无蛋鼠辈。”白豆豆冷笑一声。

赵阔一声咆哮,爬起冲出,同时手中一把石灰甩了出去。

呼!

狂风呼啸,石灰被卷走,白豆豆手中长枪一横,枪身便是砸在赵阔胸膛上,将他砸得倒飞而出,重重的落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都滚开,没时间跟你们在这里玩耍。”白豆豆冷声道,抬脚就要离开此处,如果再在这里纠缠,恐怕那李洛应该就被人解决掉了。

唰!

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猛的暴射而至,白豆豆眼神一冷,屈指一弹,一道风刃自指尖成形,直接是划过那道身影胸膛处。

嗤啦!

风刃带起一片血迹。

啊!

那道人影一声惨叫,栽倒下去,如滚地葫芦般的滚过,不过在掠过白豆豆身体时,突然伸手把她腰间的一枚玉佩给抓了下来。

虞浪满身泥土的出现在不远处,他望着手中的玉佩,咧嘴笑了笑。

白豆豆摸了摸腰间,然后眼神冰冷的盯着虞浪,道:“把玉佩还给我,不要自找苦吃。”

虞浪撇撇嘴巴,道:“这玉佩应该还挺重要吧?我看你妹妹也带着有。”

白豆豆手掌缓缓握紧长枪,眼神极冷。

“想要,那就来追小爷,追到了,我就让你嘿嘿嘿!”

虞浪却不在意白豆豆那冰冷的眼神,一声大笑,然后转头就跑,速度极快。

“你找死!”

白豆豆怒了,再也不理会李洛的事情,双目喷火,风声呼啸,疾射而出。

狼藉的森林中,赵阔,宗赋他们无力的躺在地上,望着虞浪疯狂远去的背影,那背影透着一股悲壮,最后他们只能叹了一口气,希望他不会被白豆豆打死吧。

最后他们转头看向远处的山林。

洛哥啊,咱们实力不够,这就是能够做到的极限了,其他的,就只能靠你自己了啊。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万相之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战都泽北轩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