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火海彼岸

    “生机…………

    许应站起身来,语气虽然轻淡,却有一种豪气在胸腔中涌动,“生机只有一个,就是寻出他们,送这些腐朽者去死

    郭家老祖叹道:“谈何容易?

    许应目光闪动,询问道:“郭老,你打开绛宫的九重洞天后,是否看到彼岸?”

    郭家老祖疑惑道:“彼岸?

    许应将自己开启玉池洞天时的所见说了一番,道:“我猜测玉池洞天所指向的那个玉质世界,可能就是一座彼岸世界,玉池洞天就是连接彼岸世界的桥。因为我们的洞天没有打通,所有无法进入那个世界,只能窃取彼岸世界的力量。

    郭家老祖道:“你的意思是说,玉池洞天对应的彼岸世界,蕴藏的力量就是元气。绛宫洞天对应的彼岸世界,蕴藏的力量就是心力。人体六秘,其实对应六大彼岸,对不对?

    许应点头,有些报然,道:“我刚刚成为健师,不了解这里面的门道,也不知自己说的是对是错。

    郭家老祖走来走去,思索道:“倘若你只是个小小的健师,说出这话,我肯定一个大耳刮子过去,让你敢怀疑祖辈的所传。但你偏偏比我年纪还大,所以你的话,我不能不慎重考虑。

    他突然站住,道:“我在打开第九座洞天时,看到过火海中有一座仙宫,那座仙宫上有文字,只是我看不懂。

    许应精神大振,笑道:“既然有仙宫,那么肯定就有彼岸!说不定直达彼岸,便可以避开绛宫主人!

    郭家老祖摇头道:“那座火中仙宫,我只见过一次,多半是我当时太激动,看错了

    就在此时,裴度的声音传来,笑道:“难道我也看错了?实不相瞒,我在打开玉池的第九座洞天时也看到一座仙宫。与郭兄不同的是,我记下了那座仙宫上的文字。

    他快步走来,来到许应和郭家老祖身边,以指头在石头上写下几个文字。

    那文字正是早已失传的鸟篆虫文!

    郭家老祖道:“我在火中看到的那座仙宫,也有几个类

    似的字!只是我一个也没记住!”

    许应看到这几个文字,低声道:“玉虚宫!

    装度惊讶的抬起头来,失声道:“许兄弟,你认识这几个字?”

    郭家老祖咳嗽一声,道:“叫许老前辈!别想占我便宜

    许应道:“这三个字我认得,正是玉虚宫,只是我也不知我在哪里学过。

    裴度与郭家老祖对视一眼,郭家老祖低声道:“老裴,倘若真有彼岸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避过健师晚年的厄运。要不要试一下?

    装度道:“如何试?

    “打进去!”

    郭家老祖探手一抓,青龙戟凭空飞来,豪气干云,“你放开你的洞天,我打进去,看看能否到达彼岸!我帮你打通彼岸,你再帮我打通彼岸!

    装度摇头道:“你做事一向毛糙,我担心你没有打通彼岸,把我打通了。这次我来尝试,你放开你的洞天,我杀进去!

    “好!

    郭家老祖吃立在那里,突然毫无保留的开放自己的希夷之域,现出心岳绛宫的方位。他气血振动,绛宫九大偃月洞天就此出现在所有人眼中。

    九大洞天插入熊熊火海之中,火焰猛烈至极,但古怪的是,他们看到火焰,却感受不到任何热量。

    装度立刻长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他的绛宫偃月洞天之中,沿着熊熊火海向更深处飞去。

    许应顿时紧张起来,对于偃月洞天他极为熟悉,这座洞天其实偃月炉,一座巨大的炉鼎,越往里面去,温度越高!

    第一层炉鼎中的火焰,便已经是神火,之后几层的火焰威力越来越强,否则偃月炉也不可能提供给肉身这么强大的力量!

    不过,装度毕竟是号称拥有仙人法力的健仙,一路硬闯过去,凭借雄浑无边的元气镇压偃月炉洞天的火性,越走越는

    他速度极快,很快便穿过九座洞天,来到第九座偃月炉洞天的尽头。

    许应催动天眼,穷尽目力,只见装度调动法力,催动神

    通,向第九洞天的尽头轰去。郭家老祖第九洞天,竟然被他打得向彼岸继续扩张!

    许应不禁激动起来,大钟也飞出来,紧张得关注这一

    裴度一开始势如破竹,然而很快便承受不住,眼耳口鼻溢血,许应见状,立刻道:“钟爷,咱们去助他一臂之力!

    大钟飞起,跟随着许应,许应身形化作一道剑光,带着这口钟呼啸飞入郭家老祖洞天,一路闯过去。

    过了良久,他与大钟终于来到裴度身边,倒扣下来,帮裴度抵御那越来越凶悍的火海。

    装度得他相助,终于可以放开手向第九洞天的更深处打

    去。

    突然,一道雪亮的光芒打在大钟上,大钟倾斜,钟壁上出现一道清晰的裂痕!

    许应竭尽所能提供给大钟气血,稳住不动,守护着他和装度。大钟道:“裴相,火中有怪东西!

    装度依旧未退,顶着火海和迎面而来的另一道亮光奋力向前冲去。

    “他想干什么?”许应心提到嗓子眼里,催动天眼看去,不由毛骨悚然。

    只见那火海之中,一座仙殿若隐若现,仙殿前有一个又一身影,他们或坐或站,立在仙殿前,沐浴着仙火,纹丝不动!

    装度伸出一只手,探出大钟的笼罩范围,向火海中抓

    去。

    他的手臂刚刚离开大钟,便飞速燃烧起来,很快被烧得焦黑,哪怕他拥有滔天的元气也无法镇压那火势!

    装度缩回手掌,像是抓到了什么东西,紧紧地抱在怀中,张口大声向许应说些什么。突然大钟被又一道亮光击中,失控飞起,向洞天外飞去。

    许应抓住装度,向钟内缩去,熊熊仙火从他们身下如水般奔流,两人身体藏在钟下,裴度犹自死死抱着那东西,不肯撒手!

    大钟被一道又一道亮光击中,当当作响,一路在郭家老祖的洞天里撞来撞去,跟跟跄跄,总算逃出郭家老祖的洞天

    大钟落地,许应和装度钟内滚出。

    大钟被烧得赤红,气若游丝,叫道:“阿应,裴老头,今天这事没有六成气血你们摆平不了我!

    裴度那条被火焰烧过的手臂咔嚓一声化作焦炭,落在地上,这位宰相却欢喜异常,笑道:“别说六成气血,七成八成都许你!

    郭家老祖吓了一跳,急忙上前,道:“老裴,你…………”

    装度哈哈大笑,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激动万分:“火中有仙人!我抓到了一个仙人!”

    他怀中抱着是一个女童,看起来只有八九岁,双目紧闭没有一丝呼吸。

    她的心脏也不跳动,但脸色却很红润,像是一个活着的死人。

    她的鼻翼下还有燃烧的仙火,未曾熄灭,仙火在她鼻孔中进进出出。

    许应上前,道:“火海中仙殿前,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真的是仙人吗?”

    裴度与郭家老祖激动万分,围着那个女童,那女童玉骨冰肌,如玉琢成,寻不到一丁点的瑕疵,

    —个真正的仙人!”两人惊叹。

    突然,那女童鼻翼下的仙火钻入鼻孔,消失不见,接着她的胸口起伏,竟然恢复了呼吸,不仅如此,她也渐渐有了脉搏,像是从死亡中复活过来!

    她骨碌坐起,转动头颅,望向四周,面带疑惑,开口说话。

    那是一种奇特的语言,裴度和郭家老祖听得云里雾里,大钟也是一片茫然,许应却是心中一动,张口便说出一连串晦涩难懂的话。

    那女童面色肃然,突然身形破空而去,消失无踪!

    装度和郭家老祖呆立原地,他们甚至还未来得及出手阻拦,那女童便消失无踪!

    “阿应,刚才那丫头说了什么?”大钟连忙问道。

    裴度和郭家老祖清醒过来,急忙看向许应,刚才就是许应与那女童仙对话,女童仙才飞身遁去。

    许应小心翼翼道:“刚才她在问,这里是仙界吗?我是否已经飞升?我告诉她,这里还是人间。

    “然后呢?”郭家老祖急忙道。“就这样。

    装度和郭家老祖呆滞,突然两人醒悟,裴度立刻向外走去,道:“我去调动族内子弟,搜寻童仙下落!郭兄,你这边有消息别忘记通知我!

    郭家老祖也慌忙向外走去,突然又停了下来,从怀中抽出一本书向许应丢了过去。

    许应抬手接住,郭家老祖向外走去,声音传来:“当年我误入仙人洞府,得传绛宫偃月炉鼎功,修炼此功,便可以感应到那双眼睛。

    许应急忙看向那卷经书,果然写着《绛宫偃月炉鼎功》的字样!

    “后来,我察觉到健仙晚年的遭遇,便没有再将此功传给任何人,哪怕是我儿子也没有传授。你看过之后,无论你修不修炼,都毁掉吧。

    郭家老祖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淡淡道,“我一定会战下去!哪怕身死道消,我也绝不服输!就算有一点胜利希望,我也要抓住!但是,我需要没有后顾之忧。

    他的后顾之忧,就是担心没有后来者,没有人与他一样奋起反抗!

    他需要有人接过《绛宫偃月炉鼎功》,像他这样继续战斗下去!

    但是,他不会强行要求许应修炼这门功法。他与周齐云一样,有着自己的骄傲。

    许应将那卷经书收起。

    大钟摇摇晃晃飞起,旋转一周,查看自己的新伤口,道“阿应,郭老祖没有信心对付绛宫主人吗?

    许应目光闪动,道:“绛宫主人是与泥丸宫主人一样强大的存在,他的耐心与泥丸宫主人一样好。郭老祖的心不老信心犹在,但是他的身体却渐渐老了。

    大钟道:“老裴走得好快,像是忘记了他还欠我七成气血。阿应,你那六成气血什么时候给我?

    许应道:“钟爷,你自己窃。大钟大喜,艰难的飞入他后脑。

    许应望向那童仙离去的方向,心道:“火海中的,难道真的是仙人?刚才那个女童也是仙人?

    他总觉得这事有些古怪,但又不明就里,只好先放下。许应定了定神,翻开绛宫偃月炉鼎功,仔细读去。

    这门功法将绛宫的偃月洞天比作炉鼎,钓取心力,其中

    在偃月洞天中的修炼极为巧妙,壮大绛宫,提升心脏的力江

    之后,便是钓取心力炼入肉身魂魄的过程,不过对于许应来说,这部分并不重要。

    他所欠缺的,其实就是如何修炼偃月洞天!

    他催动绛宫偃月炉鼎的上半部分,将心力从无边无际的火海中钓出,这时,那股奇妙的感觉再度涌来。

    他觉得自己站在一片黑暗中,背后一双眼睛在缓缓张开

    绛宫的主人,注意到了他。

    黑暗中,许应凝视着这双眼睛,记下对方的气息。

    他催动太一导引功,绛宫、泥丸两大洞天的力量绵绵不绝涌出,炼入体内,许应只觉自己的肉身前所未有的强大,充斥着勃勃生机,举手投足,气力震荡!

    此时,阳光已经不适合修炼,但是他不吸收外界的阳光体内两大秘藏便源源不断提供给他磅礴的生机和力量,助长他的修为!

    “这才是真正的洞天福地!这才是真正的炼气!”许应又惊又喜。

    他的脑海中,大钟对他勤奋修行也很是满意,道:“阿应,你打开了泥丸秘藏,修炼了泥丸宫主人的传承,又打开了绛宫秘藏,修炼绛宫主人的传承。待我两大秘藏都修炼到九重天,他们俩谁来吃你?

    许应一怔,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旁晒太阳的玩七懒洋洋道:“说不定他们都想吃掉阿应,于是就打了一架,两败俱伤。

    大钟冷笑道:“我觉得这种老怪物,一定会和和气气坐下来,你吃阿应的泥丸,我吃阿应的绛宫,根本不会打起来。甚至说不定,他们还会邀请对方品尝一下自己的手艺!

    玩七呆了呆,道:“倘若阿应六大秘藏全开呢?总该打起来了吧?

    大钟道:“肯定是六个人坐下一起吃,这叫分食!

    许应打个冷战,心虚道:“钟爷,我若是六大秘藏悉数开启,那么修为实力该是何等超凡入圣?战胜他们不难吧?

    大钟道:“若是六人联手,打你一个呢?许应闷哼一声,郁郁寡欢。

    这时,一颗果核砸到他的脚下,许应仰头看去,只见一个八九岁扎着小辩的女童坐在郭家的墙头上,手里还抓着—把樱桃。

    那女童站起身来,身形一晃,便来到他的身边,老气横秋道:“你修炼的是什么?”

    她用的语言正是那种古老的语言,说来也怪,许应还是听懂了,随即用同样的语言道:“我修炼的是健法。”

    “健法?没听说过。

    那女童神情举止如大人一般,道,“你写出来,我看看是哪个健字。

    许应在地上写了一个健字,女童辨认一番,道:“这分明是个摊字,是躺在那里不动的意思。

    “这个字念挪。”许应纠正她。女童道:“或者应该念难。

    许应耐着性子道:“跟我读,挪。

    女童白他一眼,大声道:“不管它是健还是难,它就念摊,躺平的意思!你们修炼的是躺平的法术?别躺了,今后你便跟着我,保护我!等老祖我修为恢复,给你大大的好处让你不再躺平!

    

看大家对

择日飞升 第一百零三章 火海彼岸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